企划文案 日化百货 科学发展观 如何策划新闻发布会 3.15知识竞赛题目 邮政业务推广方案 商函策划书 移动公司商函策划书 停水停电应急预案 开业策划 演讲致词 商业设计 网页制作 学校方案 金融方案 餐饮方案 竞聘方案 传媒纵深 专题片制作
返回首页

“国美战争”的求解之道:股东利益为最高原则

时间:2011-04-21 20:02来源:cnrepair.com 作者:zjabc 点击:
“国美战争”的求解之道:股东利益为最高原则

“国美战争”的求解之道:股东利益为最高原则
 
 
 
 中国策划学院、中国策划学会推荐文章
 黄光裕创建了一个巨无霸企业
——国美电器,为社会和股东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但是也由于对法律风险管理的轻视让自己深陷囹圄,同时,也因为其自身遭遇法律风险而让国美曾一度处于飘摇之中;陈晓受命于危难之际,让国美平稳发展到今天,为国美股东的利益作出了贡献,也可谓功不可没。陈黄之争发展到现在,媒体与社会公众除站在不同角度上争辩之外,关注度发展到今天谁胜谁负的看客口水战
  但是,由于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平衡的标准,导致陈黄二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社会公众也是众说纷纭,无求一解,整个事件的结局似乎最终变成了一场不可捉摸的赌局。目前,双方都宣称获得大多数股东的支持,但是,股东投票的依据是什么呢?
  根据公司治理的基本原则,股东利益是公司最高利益,股东大会是公司最高权力机关,董事会是在股东大会的授权之下代表股东行使权力而管理公司的治理机构。很显然,陈黄之争中,是否符合股东最大利益是澄清和解决问题的唯一法则,也是最高准则。
  基于此,我们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辩析相关事件或行为是否符合股东利益的最高原则,或许能够最终获得明确的求解之道。
  
公司战略调整是否符合股东利益?
  据媒体报道,黄光裕与陈晓的矛盾激化的导火索之一,就是双方对国美电器发展战略的调整,在黄光裕方面看来,陈晓改变了国美电器一贯坚持的战略发展方向———在提高市场占有率的前提下,通过管理来持续提升企业效益。媒体并指出陈晓以牺牲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以简单地、大量地关闭平均线以下门店的方法,通过做业绩来粉饰国美报表,达到在国美内部和市场上扩大个人影响,以及影响投资人的目的,并以苏宁电器的规模原来只是国美电器的60%左右,现在正在全面超越作为佐证。而当年黄光裕操盘国美电器时,就曾定下了一条铁规和底线,一定保持对苏宁电器1/3的领先,一旦苏宁电器的发展规模达到国美电器的90%,那对于国美电器而言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现在国美被苏宁全面赶超,当然让黄光裕感到如芒在背。
  究竟应该是规模第一符合股东最大利益?还是利润第一符合股东最大利益?这其实是陈黄之争的焦点之一。
  有关业内专业分析人士认为,陈晓为代表的管理层实施的利润第一战略,最现实的考量就是短期利益,陈晓的短期行为是由上市公司特有的激励机制乃至人性决定的,不关乎个人的道德。因为通常的小股东,也包括国外的机构,并不关心公司的长远利益,他们仅仅是投资人,就如同养猪一样,猪是用来杀了以后卖钱的,谁能在短期内将猪养得好,谁受一般股东欢迎。养儿子就不一样了,一年养猪,百年树人。
  相关专业人士还分析认为,如果一个行业市场非常小,远远没有达到国外市场的平均水平;或者这个行业的集中度较低;或者这个行业集中度较高,但领袖的优势并不明显。那么争规模第一就是必然的,当然这决不是放弃利润要求,只不过对于现在的国美来说,利润并不那么重要,市场占有率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得出的结论是:国美唯一成功的模式必然是规模第一战略。
  但是陈晓方面称选择的方向是做减法,是希望通过精细化管理持续提升企业效益。
  其实,我们可以暂且先搁下双方关于战略方向调整的问题不去讨论,而是去讨论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公司战略方向的调整,是一个公司最为根本的利益所在,能够决定整个公司命运的转变,属于牵扯公司全体股东利益的重大事项。而对如此重大的问题,如果根据国内公司法规定,是必须通过公司股东(大)会才能够有权决定改变的。以陈晓为代表的管理层是否有权对如此关系到国美公司及其全体股东权益的重大事项表决?是否应该提交国美公司临时股东大会表决才能够更加反映国美股东的意志?才能够更加符合国美股东的利益?
  
绑架董事会是否符合股东利益?
  200966,国美电器召开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贝恩资本注资国美电器的方案。根据该协议,贝恩资本以及国美电器现有股东都有权力认购新增发的18%的股权,称为共股,同时,贝恩资本出资认购国美电器46亿港元可转债中的12%,年利率为5%。此次总共融资32亿港元。
  据有关媒体透露,签署该协议并未听取大股东黄光裕的意见,且签了极为苛刻的绑定条款。该条款包括,若贝恩资本方面3个执行董事中有2个被免职,国美就将以1.5倍的代价回购24亿元可转债;如果陈晓离职将解除国美贷款担保,而国美只要在银行出现1亿元的不良贷款,贝恩即可获得24亿元。而这些条款将国美拉进了极大的风险当中。
  我们无法探究陈晓在国美资金饥渴时期谈及融资的艰难,也无法寻觅陈晓与贝恩签署上述协议时是否存在媒体猜疑的猫腻儿,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与贝恩的上述协议所夹带苛刻性条款事实上绑架了国美公司的董事会,如果国美或股东方面违约,则将承担巨额赔偿。尤其是陈晓也将自己的利益绑架在该份协议之中,因为协议明确约定如果陈晓离职将解除国美贷款担保,而国美只要在银行出现1亿元的不良贷款,贝恩即可获得24亿元很显然,本协议签署中涉及陈晓的重大利益,不知道陈晓的董事会全票通过时,陈晓是否进行过回避?而这种回避应该是监管地法律所要求的。
  根据公司治理的基本原则,董事会是股东(大)会选举而组成的,股东是通过选举董事管理公司的方式来体现自己的意志,进而实现自己的利益。而与贝恩的协议中设置绑架董事会条款,实际上是变相剥夺了股东通过选举董事体现自己意志的权利,是不是存在变相侵犯股东的利益之嫌疑?也可以试问一下,对于存在如此重大变相剥夺股东选举董事权利的绑架条款之协议,是否也应该交由临时股东(大)会来表决才能够更加反映国美股东的意志?才能够更加符合国美股东的利益?
  
中报财务数据是否符合股东利益?
  在国美控制权争夺战中,黄光裕要求陈晓下课的最大指责在于陈晓带领的国美业绩不好。因此,中期业绩的好坏直接决定着陈晓是否能够在股东和大众面前证明自己和当前国美管理层的能力。
  果不其然,国美中期业绩发布会在香港、广州、上海和北京四地隆重举行,半年报显示,国美电器上半年收入248.73亿元,同比增长21.55%;公司净利润9.62亿元,同比增长65.86%。陈晓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国美电器的经营已达到2008年危机以来最佳水平,并称这是全体员工沿着董事会设立的公司正确发展方向努力的结果。
  对于上述业绩,国美电器大股东黄光裕却有另外一番解读,反复强调,今日的国美已经落后竞争对手很多,通过对2008-2010年期间,国美上市部分、非上市部分、大中电器以及竞争对手苏宁业绩数据进行对比,认为:2009年同期相比,2010年上半年主要竞争对手销售收入增长31.9%,而国美仅为21.6%。在市场总量增长的情况下,国美没有保持必要的增长速度。国美董事会公开表明目前资金比较充裕,说明国美增长速度落后并不是资金因素造成。截至2008年末,国美电器旗舰店、标准店和3C专业店的数目分别为:76家、739家和44家,而到了2010年第二季度末,这个数字为:79家、637家和24家。黄光裕方面认为,国美大店、专业店的数量不断下降,令黄家不解的是:国美是开发二级市场的先锋,但经过一年多的大量关店,现在在这些二级市场的先发优势已尽失。认为由于公司主要管理人员背离了公司在2008年制定的战略规划,国美电器即将失去在市场份额上的领先优势,在盈利能力、运营能力上都有所下降,并落后于同行。董事会和管理层应正视差距,而不是避而不谈。
  横看成岭侧成峰。黄陈双方对于业绩的解读更多的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进行的。国美管理层强调的是业绩的成长性和可持续性,注重当前利益;黄光裕方面则强调的是市场份额和行业地位,注重长远战略利益。
  那么,到底是那份解读更能够符合股东的利益呢?可能不同的股东有不同的想法和期望。对于黄光裕之类基于长远战略利益考虑的大额股份之股东而言,当然关注国美长远的战略利益,而对于一些中小股东而言,很多都是希望当前业绩要好一些,并能够在股价高时抛售赚钱,不会太多理会国美公司远期的利益。
  
股权激励是否符合股东的最大利益?
  有关股权激励方案的实施,也是陈黄之争的焦点之一。
  20097月,以陈晓为代表的国美董事会公告宣布了一项股权激励方案,覆盖了分公司总经理、大区总经理以及国美总部各中心总监、副总监以上级别,共惠及105人。激励方案总金额近7.3亿港元。在3.83亿股的购股权中,陈晓等11名高管共获其中的1.255亿股,其余将分配给其他管理人员。其中身为国美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陈晓以获得2200万股认购权在激励方案中力拔头筹,另4名执行董事王俊洲、魏秋立、孙一丁和伍建华分别获得2000万、1800万、1300万和1000万股的认购权。为迄今中国家电业股权激励之最。
  如果具体讨论股权激励是否应该实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这份股权激励计划是国美大股东黄光裕主政时期股东大会通过的,这说明正是黄光裕努力下才有了这份庞大的股权激励计划,所以不能说黄光裕不同意这份股权激励计划。但是,问题的核心在于陈黄二人对这份股权激励计划实施的时机存有分歧。
  业内人士认为:其实,这是陈晓玩得最狠的一招,就是将国美筹备了很多年却始终不愿意实施的高管股票期权激励方案给真正实施了。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陈晓与其他董事会成员和管理层形成了攻守同盟。可能这一点也道出了黄光裕的心声。
  那么,股权激励计划是否符合股东的最大利益?很显然,如果从国美发展战略及国美高管团队稳定角度来说,股权激励计划方案实施是符合股东利益的,但是问题是如何实施?应该经过怎样的程序才是最能够符合股东的利益,可能是最为重要的?
  由于作为国美大股东的黄光裕身陷囹圄,导致董事会为陈晓掌控,而所有股权激励计划方案的实施,牵扯到近乎全部执行董事陈晓、王俊洲、魏秋立、孙一丁和伍建华等董事会成员的重大利益(贝恩派出的3名非执行董事当然是赞成的),可以说陈晓领导的董事会决定与全体执行董事切身重大利益相关的事宜,有些关联交易的嫌疑,理应回避才是。
  虽然,国美董事会经过授权可以决定任何时机都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但是此时的董事会毕竟不是彼时的董事会,因为能够代表国美股东利益的大股东黄光裕缺席,而陈晓掌控的董事会又是代表自己(此时的陈晓未必代表的是国美股东利益,因为无从反映股东意志)表决与自己重大利益相关的事情,并且又是在如此去黄敏感时期表决此事。
  唯有最大程度体现股东的意志,才能够代表股东的利益。对于股权激励计划,陈晓完全可以让代表小股东利益的独立执行董事来进行表决(自己所带领的执行董事全部回避),或者交由临时股东大会表决,这才是最为代表国美股东意志和利益的,也才是最合乎法理和情理的。
  可以预见,如果陈晓如此作为,想必黄光裕也无法去反对,社会舆论也不会对陈晓如此不利了。
  
鱼死网破的争斗,是否符合股东的最大利益        中国策划学院、中国策划学会推荐文章
  以陈晓为领导的国美董事会,与国美大股东黄光裕的你死我活的争斗,无疑唯一受到伤害的是国美公司以及国美公司全体股东,当然,黄光裕由于股份最大,也当然是受害人之一。想必,其中受到伤害的可能还有广大民众的朴素情感。如果继续争斗下去,进一步受伤的依然是国美公司及全体股东。
  干掉陈晓,留住管理团队,国美无忧。如果干掉陈晓,留不住管理团队,国美危险。一位一直关注国美公司的业内人士如此担忧。是的,尽管黄氏姐妹在道义上可以赢得大量的支持,可是国美面临的是持续经营的问题,而不是争斗胜利后的茫然不知所措。这些是应该值得黄光裕家族思考的问题。当然,有专业人士说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黄光裕,但是却有无数个陈晓!可能,黄光裕家族已经考虑到陈晓并不是国美的唯一,毕竟职业经理人市场已经形成,陈晓一走,未必能够带走所有的管理团队。
  是的,陈晓可以利用黄光裕时代董事会所拥有的一般授权,行使20%的增发,摊薄黄光裕的股份,并能够牢牢控制国美公司的管理权,但是,陈晓又能够得到什么呢?是那为数不少的期权?还是能够因为拥有继续掌控国美公司权力带来的快乐?虽然,陈晓称所代表的是中小股东的利益,但是已经有人质疑:“如果大股东的利益都抛弃了,何谈能够代表中小股东利益呢?届时,国美公司的前途依然堪忧,国美公司股东的利益依然难以得到保障和实现。另外,即使陈晓胜出,黄光裕将自己所拥有未纳入上市公司的300家店面收回,并且将国美品牌收回,那么国美的前途及国美股东利益又该如何呢?更重要的是,即使陈晓的行为无明显违法之处,但是又如何面对社会舆论及道义的指责呢?
  虽然,陈晓称:鱼死网未必破,但是如此将国美公司前途命运及股东的权益作为赌资而进行的一场争斗,相信一定是违背全体股东最大利益的。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能目前唯一在笑的是国美的最大竞争对手——苏宁。而一旦苏宁借机超越国美而成为最为强大的电器卖场企业,可能国美将会沦为二流或三流的企业,届时,一切争议的各方都将归于沉寂,因为,所争议的国美公司可能已经变得没有太大价值了。
 
 求解之道: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基于一切都应该以国美全体股东利益为最高原则,因此,陈黄双方都应放弃目前激烈争斗,各退一步,达成妥协,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综合各种因素,建议如下方案值得思考:
  方法一: 既然是妥协,陈晓可以从大局出发,放弃董事局主席位置,留任执行董事席位,董事局主席及相关董事局成员由临时股东大会表决产生。如此,可以不触及捆绑性苛刻条款,国美无须支付24亿元巨额赔偿,公司又能够正常顺利运营。同时,对于公司发展战略规划、股权激励计划方案和20%增发一般授权等,由临时股东大会表决决定确定。另外,对董事会职责权限由临时股东大会进行进一步明确和约定。
  方法二:退而求其次,黄光裕继续让一步,陈晓继续留任董事会主席,相关董事会成员由临时股东大会选举重组,黄光裕家族由于是国美第一大股东,可以根据股份选派董事入住董事会,行使相应的权力。对于公司发展战略规划、股权激励计划方案和20%增发一般授权等,由临时股东大会表决确定。同时,加强国美公司治理机构,增加外部独立非执行董事数量,强化相关专业委员会(如决策、提名、薪酬、风险、审计委员会等)职能,外部非董事选任相关专业委员会主任。另外,对董事会职责权限由临时股东大会进行进一步约定,明确董事会议事规则,对于与执行董事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项的表决,实行回避制度。
  综上,唯有符合公司股东最大利益,才是唯一的正确解决之道。同时,由于今天爆发的陈黄之争,是国美公司法律风险管理缺失和爆发的必然体现,因此,陈黄之争落下帷幕之后,加强识别、评估、防范和管理法律风险将是未来国美公司非常重要的首要工作。因为只有这样,国美才能够获得长久稳定的发展。

(责任编辑:zjabc)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推荐内容